最新消息

对香港《公司条例》的修订:平衡公众查阅公司资料的权利及对董事和公司秘书之个人资料的保护

对《公司条例》(第 622 章)的修订正在进行中,该修订是为了实施关于由香港公司注册处备存之公司登记册的“新查册安排”。是次修订之主要目的是引入一种制度,通过限制公众查阅某些个人(例如董事和公司秘书)的敏感个人资料的方式来保护该等资料。

新查册安排分三阶段实施:

  • 第一 阶段 – 自 2021年8 月23日起,公司可以收起其董事登记册内所载之董事的通常住址(“通常住址”)及完整身分识别号码(“完整识别号码”)及其公司秘书登记册内所载之公司秘书的完整识别号码,不予公众查阅。这表示就公众查阅而言,公司可以董事的通讯地址取代通常住址及以董事和公司秘书的身分识别号码的部分取代完整识别号码。实际上,公司现在可以选择备存两套董事登记册和公司秘书登记册——一套作为内部记录,另一套供公众查阅。
  • 第二阶段 – 自 2022 年10月24日起,通常住址及完整识别号码(以下合称“受保护资料”)将不会在公司登记册的董事索引中供公众查阅。在2022 年 10 月 24 日后向公司注册处登记的文件中所载的任何受保护资料将不再予公众查阅,但某些“指明人士”(见下文)可向公司注册处提出取览董事及其他人士的受保护资料。
  • 三阶段 – 自2023 年12月 27日起,资料当事人(即与个人资料有关的人)将可以申请保护其在第二阶段之前已向公司注册处登记的文件中所载的受保护资料,并以其通讯地址及完整识别号码的部分取代之。指明人士(见下文)亦可向公司注册处提出取览董事及其他个人的受保护资料。

指明人士”包括与个人资料有关的人(即资料当事人)、获资料当事人书面授权的人、股东、公职人员和公共机构、律师、执业会计师和金融机构。

本文更新了铭德有限法律责任合伙律师事务所早前于 2021 年 8 月 4 日发布的新闻动态。

日期:
2021年10月25日

证监会就建议修订两项关于打击洗钱及恐怖分子资金筹集的指引的咨询总结

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 (“证监会”) 在2021年9月15日就建议修订  (i) 《打击洗钱及恐怖分子资金筹集指引 (适用于持牌法团) 》及  (ii) 《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发出适用于有联系实体的防止洗钱及恐怖分子资金筹集的指引》 (以下统称“《打击洗钱指引》”) 发表了咨询总结。该等修订旨在使《打击洗钱指引》与财务行动特别组织的标准(尤其是《有关适用于证券业的风险为本的方法的指引》)看齐。

经修订的《打击洗钱指引》旨在就采取风险为本的方法打击洗钱及恐怖分子资金筹集  (“洗钱/恐怖分子资金筹集”)方面,概述关键原则,并向证券业界提供实用指引。根据该风险为本的方法,持牌法团须识别及评估其所面对的洗钱/恐怖分子资金筹集风险,以及就持牌法团业务的性质、规模及复杂程度实施适当及充分的打击洗钱/恐怖分子资金筹集政策,从而减低其所识别的洗钱/恐怖分子资金筹集风险。经修订的《打击洗钱指引》的主要修改涉及多方面,其中包括 (i) 进行风险评估时应采取的步骤及考虑的风险指标; (ii)对跨境代理关系实施的额外尽职审查; (iii) 持牌法团对较低及较高风险客户或业务关系可采取的简化及更严格的措施;  (iv) 可疑交易及活动的预警指标;及 (v) 处理第三者存款及付款的政策、程序及措施。

经修订的《打击洗钱指引》已于2021年9月30日生效 (有关跨境代理关系的规定则将在六个月的过渡期结束后于2022年3月30日生效) 。

详情请于此处参阅证监会的咨询总结。

日期:
2021年10月15日
业务领域:
主要联络人:

上调小额薪酬索偿仲裁处的司法管辖权

小额薪酬索偿仲裁处(“仲裁处)负责仲裁小额雇佣申索,为某些雇佣相关纠纷(包括因《雇佣条例》(香港法例第57章)条文引起的纠纷)提供简单、廉宜的追索途径。与劳资审裁处的申索一样,尽管当事人可以在“幕后取得法律意见,其法律代表均没有在仲裁处席前发言的权利。因此,与讼双方的当事人须亲自出席仲裁处席前处理案件。在仲裁处进行聆讯的申索由仲裁官公开审理,其作出的裁定或命令具有法律约束力。

自 2021 年 9 月 17 日起,仲裁处对于在 2021 年 9 月 17 日或之后产生的申索的司法管辖权限,由每名申索人的申索款额上限不超过8,000港元上调至不超过15,000港元1。每宗申索可最多由10名申索人提出,而每名申索人就该提出申索的权利所产生的申索款额不超过15,000港元。仲裁处亦允许一名申索人代表自己及其他申索人(但总共不多于5名申索人)向同一被告人作出代表申索。

仲裁处的司法管辖权限提高,预料将导致其案件量增加,有助减轻劳资审裁处的压力。一些属仲裁处司法管辖权范围内的简单申索,例如关于假日、年假或病假的权利、终止雇佣合约时须支付而又不超过15,000港元的款项的争议,均可被快捷、经济地处理。

1 对于2021年9月17日之前产生的申索,仲裁处的司法管辖权仍限于处理每名申索人不超过8,000港元的申索款额上限。

日期:
2021年10月05日
业务领域:
主要联络人:

《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信息保护法》将于2021年11月1日施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于2021年8月20日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信息保护法》(“个人信息保护法》”)。《个人信息保护法》是中国首部针对个人信息保护而订立的全面法律,并将于2021年11月1日施行。

《个人信息保护法》拥有境外法律效力,适用于在中国境外及境内处理个人信息的活动。

境外个人或组织在中国境外处理中国境内自然人个人信息并以 (i) 向中国境内自然人提供产品或服务为目的,或以 (ii) 分析、评估中国境内自然人的行为为目的的个人或组织将适用《个人信息保护法》。这些个人或组织须在中国境内设立专门机构或者指定代表负责处理个人信息保护的相关事务。

日期:
2021年09月27日

简易判决申请:诈骗例外规则将由 2021 年 12 月 1 日起被废除

在藉令状开展的诉讼中,原告人(或提起反申索的被告人)可以以另一方无法抗辩为由,向法庭申请作出另一方败诉的简易判决。简易判决程序使原告人(或被告人)能够在毋须进行全面审讯的情况下,在法律程序初期取得判决,从而把诉讼费用减至最低。但是,该程序并不适用于某些诉讼,包括基于诈骗指称而提出的申索(即诈骗例外规则)。

在上诉法庭案件 Zimmer Sweden AB v KPN Hong Kong Limited [2016] 1 HKLRD 1016 中,当时为高等法院上诉法庭副庭长的林文瀚法官就欺诈例外规则应否在香港的现代诉讼环境下继续存在提出了质疑。有鉴于此,司法机构已就保留《高等法院规则》(第 4A 章)及《区域法院规则》(第 336H 章)的第 14 号命令中的该例外规则是否适当予以考虑,并建议修订法例以废除诈骗例外规则。

根据司法机构政务处于 2021 年 8 月发表的立法会参考资料摘要,支持废除诈骗例外规则的理据如下:

  • 由于香港的诈骗案不涉及要求有陪审团参与审讯的权利,保留诈骗例外规则并没有实际需要;
  • 在香港的现代诉讼环境中,诈骗例外规则的存续并无充分理由支撑(如 Zimmer 案中所述);
  • 即使被指称诈骗的被告人在审讯中有证明自己清白的可能性,但这能否作为剥夺原告人寻求简易判决的权利的理据有待商榷,更何况在被告人仅提出象征性抗辩的情况下,原告人为取得济助还必须支付全面审讯所产生的费用;
  • 英格兰自 1992 年起已废除诈骗例外规则。

继《2021年高等法院规则(修订)规则》及《2021年区域法院规则(修订)(第2号)规则》于2021年8月20日刊宪以废除诈骗例外规则后,有关修订已提交至 2021 年 8 月 25 日举行的立法会会议,以进行先订立后审议的程序。待适用的立法程序完成后,有关修订将于 2021 年 12 月 1 日生效。

值得注意的是,废除诈骗例外规则并不代表法庭会对有重大抗辩理由或有应予审理的事实或法律争议事项的诈骗案作出简易判决。决定应否作出简易判决的一贯准则将继续适用。

日期:
2021年09月17日
业务领域:
主要联络人:
1 2 3 10

查看我们全球分所的最新消息